森 温月

心脏不好,不敢熬夜了

【瓶邪】致一百年以后的你(书信体,一发完)

我爆哭


孤舟闲行:

*张起灵生日季活动【一封无人查收的信】信件部分


*后续还有神仙太太的配图配音和剧情歌,敬请期待


*感谢   @Adrianne   提供的梗,本文首尾句改编自茨韦塔耶娃


>>>


致一百年以后的你


小哥:


作为一个命定长逝的人,我在九泉之下亲笔,写给在我谢世百年以后,仍在人世间徘徊的你——


许多年不见了,小哥,不知你还能否想起我的声音。


人总是自私的,我不想你忘了我,否则,便也不用写这封信;若你忘了倒也好,我嘴上虽要骂你,心里却替你松一口气。简单地说,我们一同度过的日子大抵可以分为两部分,先前是琴棋书画诗酒茶,后来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你是我的初恋,一见钟情,冒险,传奇,命运,信念,忠贞,十年离阔,终成眷属,死生契阔,没有白头。


请允许我用这世上最好的词来形容我们一同度过的日子,如果你忘了,也不要有任何负担,毕竟在信的一开始我就说过,我已经辞世一百年了。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早就变成尘土,被风刮进天空和大地。但是小哥,我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当我望向你的目光暗淡下去时,离你很遥远的那颗星却开始一夜一夜地照亮你的夜路和屋顶。


与你一起生活的时候,我经常会去想一百年以后我们雨村的屋子。我知道把一个新地方认成家很难,把家丢掉却很容易,而你习惯了漂泊在外,这正是我最放心不下的事。


以前,我出门去时,总把家里的备用钥匙压在门口的咸菜缸下面,我时常害怕你找到了家,却进不去。钥匙的位置你是知道的,一百年了小哥,我不知你是否回去过,那把钥匙要被一场一场的雨淋湿,被泥土一年一年掩埋,金属恐怕不行,看起来坚硬的东西,总是太容易在时间里消逝。所以,最后那次临走前,我做了一把瓷的钥匙留在了门口。我做了这个记号给你,某一天你再回来,或是碰巧路过,哪怕那时候我们的村子已被荒草埋没,我们的屋子已被风雨推平,钥匙也会在那里,你就知道了,这是你以前的家,在你的前半生里,有那么三四十年,是住在这里的。


在我们分别的十年间,有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静坐在西湖边上,晒着太阳,在一只动一动会嘎吱作响的躺椅上把一个下午挥霍掉,这样平常的时间在那时候,好像漫长到永远也过不去一样。小哥,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对于时间的恐惧,我比你更加清楚,十年尚且如此难熬,我担心了很久,十年的十倍,你一个人该如何过?


胖子比我活得通透,就像他绝不可能矫情地写一封信给一百年以后的你。也正因为如此,胖子让我知道,心里放着一个人也照样可以过得挺好。有一个胖子这样的兄弟在身边豁达了这么多年,我最后想通了,将你独自留在世上也并不一定就是绝情。


小哥,我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把人世的好东西统统带到你的面前,把我的一切留给你。我的名字留给你,我最后的声音留给你,最后的目光,最后一个字都给你,而当我死去,我已全部地归属于你,只要山在,树在,大地在,我就一直都在。这里的每一声鸡鸣,每一片树叶的摇响都是我的招魂曲,在天地的纷杂之间,我唯独能认出我们家的鸡鸣和犬吠,你的开门声,你的脚步声,你拔刀的声音,你的呼吸……


小哥,我曾做好一生一世的打算,就在雨村等你。你知道的,我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什么事都能轻而易举地把我的好奇心引过去,但我确实做过这样的打算,想一百年,两百年,就在这儿,守着一把钥匙,守着雨村我们家的院门,永远永远地等着,没有其他地方容得下我,我哪里也不去。


我带走了你的一切吗,小哥?不,我相信你早有体悟,哪怕隔着厚厚的一个世纪的尘土,你走过的每一脚仍然踩在我的脚印上;就算你的记忆不够靠谱,只要你在任何一条街巷的铺户前凝神细想,都可以看见我淡淡的影子,我渺渺的旧踪迹。


所以,即使你忘记我,即使你不会再爱上其他的人,我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百年,你生命里剩下的并不只是孤寂和生存。


往回看时,一切也不见得有那么艰难,时间都是不知不觉过去的。小哥,你现在是不是也已步入暮年了?我想你的不朽,于我来说也是某种幸运,你看,我这一生短暂的五六十年,见到的居然一直是你最好看的样子,以至于我很用力也想象不出一百年以后,你垂垂老矣的样子。有一天,你也会扛不起那把刀吗?你的膝盖也会像我一样在阴雨天疼痛吗?某个冬天过去,你头上的发也会成为化不开的白色吗?
张家一定不曾教过你,常人在五十岁、六十岁时要考虑什么,到了七十岁,八十岁又该放下什么。小哥,你曾说你看得太多了,但我仍然狠心将我所有的衰老放在面前给你看,如果你不曾忘记,那么对于衰老,你一定不至于像我那时候一样慌乱无措。以前总是你替我们探路,而老去的路,每一步,我和胖子都在前面替你蹚过。


哪怕是你,也逃不过时间啊……这样想时,突然觉得我的等待也会有尽头,重逢之日尚且可期。


小哥,我始终相信我们终会重逢,倘若我与你一同,在别人的梦里相遇。


铁三角 旧友:吴邪

隐王:

11 年,我第一次来庐江扫墓的时候,玛丽苏萝莉大概还是个稀罕玩意儿。四处帮我联系人开门的小哥哥一直怂恿我「你真的不亲亲他墓碑吗」。
…………………………当然不是真的啊_(´ཀ`」 ∠)_

ps,墓园在装修,可能不让进。
我磨了工头好一会儿,大雨天从帝都杀来的我觉得自己很感人啊,跪。

【黑遍全武当】拦他干嘛,快愣着啊!!!

满冬:


·这个新tag真的深得我心,嘻嘻。

·又名“武当失足弟子对纯情小少侠血泪控诉武当山背后的潜规则、生存法则和辛酸往事史”系列。【……

·粉得跟黑一样,纯属胡诌,欢迎揍我【………





1·萧居棠师兄每个月都要在线卜卦占出十位天选之子,负责拔那个月金顶上各路少侠种的结义树。


2·每天早上看到如沐春风的宋师兄最好不动声色光速告辞,如果彭康裕在身边的话,绊倒他不失为一种武当智慧。


3·詹师弟的心得永远不要听,至少有一万位女侠拿着削他狗头的号码牌。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4·默念十遍“同门师兄弟背拥膝枕坐大腿都是正常增进同门情谊的方式”之后,方可敲门进入大师兄和宋师兄的房间。


5·默念4的时候自己可千万不要被感化啊道友!!!!


6·“只要你游得足够快,闻师叔就追不上你。”是真的,但多撞几次有概率被御剑飞行教做人。


7·邱师兄夜访点香阁势头之猛出手之阔绰让大家都觉得他打算用一己之力把蔡师兄赎回武当山。


8·然后自己嫖。


9·据说闻师叔曾经有一次化装成武痴弟子在桥上蹲当天往来的小倒霉蛋子,被八百年不离开金顶门口的掌门撞见了。


10·也不失为一种小倒霉蛋子呢,闻师叔。


11·邱师兄是真的会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不过据说见过的人都死了。萧师兄每次扬言要向邱师兄讨教的时候,仓库都会少三斤樱桃。


12·不过大师兄是不是真的会织毛裤还是个谜团,毕竟迄今为止还没人敢去掀宋师兄的下袴。


13.每个月至少要揍十位华山少侠的脸,据说完不成指标要被逐出师门。好在大家日常都是超额完成。


14.无比随和的薛师叔揍起人来真的很痛,所以最近大家已经在密谋给宋师兄和后山的猴子举办一场交流会试试看了。


15.黄乐师兄真的每天都很担惊受怕,救救孩子,回来做课业吧。


没了,但是居然还会有后续,tbc吧。【………………

手怎么就。。。

一根老猫毛:

转发这个花城催债,今年就可以独占风师娘娘。

水葬净化:

双玄情人节上街约会购物

来人间玩!!情人节快乐!

给我家 @出岫 画的!!第一次傻白甜一把OOC属于我!